大連設計公司|大連logo設計|大連包裝設計|大連VI設計公司-海芝翼
0411-83705400

10-01-2019

行業熱點

計劃經濟模式下的中國平面設計星火 1949-1979

2019年,新中國走過了70年的風雨征程。70年來,中國的平面設計行業從無到有,從自發到自覺,也在篳路藍縷中砥礪前行,取得了今日中國平面設計的從業規模與國際地位。當然,在媒介環境和信息技術巨大變革的今天,走過70年歷程的中國平面設計也面臨著釜底抽薪般的挑戰。準確地說,“平面設計”作為一個中文專用名詞,是在1992年“平面設計在中國”展覽之后才在業界得到大規模應用的,但是,其實在這個學科得到業界正式命名之前,其組成部分,如Logo標志設計包裝設計宣傳冊設計等,在新中國成立之初其實就已經有了實踐方面的積累。因此,在本文中,我們將用分期的方法,通過3個階段對70年的新中國平面設計進行粗線條的梳理,并對當前平面設計所面臨的挑戰和未來之路進行展望與討論。 

對于平面設計來說,1949~1978這段時期,是容易被大多數人所忽視的。這種想法的依據是,由于新中國前30年的社會動蕩,作為平面設計的母體的商品經濟并沒有發展起來,所以不可能有真正意義上的平面設計,而只有“工藝美術”。這種想當然的說法當然是有欠公允的。不可否認,這段歷史被人們想當然地忽視,足以說明平面設計與社會環境之間具有緊密的因果關系。新中國成立后,我國進入計劃經濟時代,在沒有市場經濟的重要推動力下,平面設計這一服務性行業幾乎只用于政治宣傳的手段,當然也造成了沒有得到充分發展的平面設計行業在這一時期可供研究的史料很少,且來源比較單一。我們雖然不能直接把平面設計的發展等同于政治制度、經濟事件的副產品,但也不可否定,平面設計在這一時期的發展的確面臨著阻礙。畢竟平面設計是一種服務性的行業,商業基礎和市場環境對平面設計有著巨大的推動作用。這是我們討論50~70年代中國平面設計的重要前提。但是,從設計史的角度來說,歷史研究者也不能放棄50~70年代,不能因為面臨阻礙就否定平面設計自身存在和發展的事實。 

新中國成立以后,中國本土的平面設計師就在國家形象設計領域大顯身手。由于中央工藝美術學院成立于1956年,在當時,一些重要的國家平面設計任務就交由中央美術學院實用美術系來完成。當時在中央美術學院實用美術系任教的張仃、張光宇、周令釗等人,就通過集體合作或個人創作的形式,完成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徽、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協會徽、少先隊隊旗、共青團團旗、中國人民解放軍勛章等的設計工作,并參與創作了人民幣票面設計及大量新中國郵票。中央工藝美術學院成立后,即設有裝璜設計系(1964年更名為裝潢美術系),培養了新中國最早的一批商業美術和書籍裝幀人才。在廣告設計方面,當時的北京市美術公司(后來的北京市廣告藝術公司和北京歌華文化發展有限公司的前身)、上海市廣告公司(后來的上海廣告裝潢公司和上海旭通廣告公司的前身)等,也承擔了包括領袖像在內的許多新中國政治領域的重大平面設計任務。 

50年代開始,受前蘇聯貿易體制的影響,新中國國家貿易管理開始實行“國內貿易”與“國外貿易”的雙軌制。在國內貿易方面,當時計劃經濟的體制下,除了公私合營后的一些企業的商品宣傳、介紹之外,報紙等媒體上基本上對“商業廣告”表現出一種抵制的姿態,商業廣告數量比較民國時期有大幅度的縮減,但是并未從社會上完全絕跡。產品包裝與櫥窗裝潢也構成當時主要的平面設計手段。從《人民日報》等媒體上,我們還能看到全國各地多次召開廣告工作會議的局面。這一時期的外貿廣告則由外貿系統的進出口公司承擔廣告代理人,因此,該階段的外貿廣告宣傳相對而言更注重廣告的代理與發布,而對商品本身的視覺性宣傳較少。 

海報與宣傳畫設計也是當時一個重要的平面設計門類。新中國前三十年,新中國電影工業得到了初步的發展,各地電影制片廠拍攝制作了許多帶有時代特征、但又不乏藝術價值的影片。以電影海報為代表的文化類平面設計,在當時民眾生活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作為一種特殊時代的產物,電影海報作為電影面向大眾宣傳的一種手段,還是為廣告宣傳的存在留下一絲余地。電影海報作為該時期重要的平面設計媒介,也是我們對此時期平面設計與社會環境進一步認識的重要史料,像電影《劉三姐》等具有革命美術風格的海報比比皆是。當然,“文化大革命”開始后,文革題材為主的宣傳畫更是這一階段重要的視覺傳達作品。這一時期的海報與宣傳畫設計,讓我們可以看到平面設計在中國這段特殊歷史發展時期內的基本形態,以及審美與政治意識形態相結合的一種特殊視覺形式。 

20世紀50年代,北京畫院曾主創一幅長卷畫作《首都之春》,成為今天我們了解那個時代北京廣告史的重要視覺資料。該畫作由北京畫院6位畫家合作,歷時6個月創作,以向國慶10周年獻禮。全卷縱67.6厘米,橫4560.6厘米,表現了北京在該階段所發生的重大變化,其中包括具有地標性的首都建筑、工業風景、首都人物風貌等具有新氣象的城市表征。對于這種作品,暫且不從藝術創作和藝術史的角度進行評價,但毋庸置疑的是,作為一定時代背景下出現的畫作,其在史料價值方面至少應該被我們所重視,尤其是對于資料非常少而且分散的設計史、廣告史而言,其中所記錄和包含的時代信息更值得我們珍惜。《首都之春》除展現了一些城市建筑和風景外,還有平面設計方面的海報、廣告宣傳、標志設計等設計內容,可以說集合了當時的時代風貌以及具有多樣平面設計形式的集合物。畫作有畫在宣傳墻上的電影海報《風箏》,有當時的商品廣告,如鋼筆、鞋等,還可以看到牌匾上以紅色為主的字體設計和一些外貿廣告。這些聚合了電影、廣告等一系列平面設計的畫中物,都可以成為我們借以研究一定歷史時期平面設計的重要媒介物。 

當然,基本的史料能反映出一個時代的部分歷史語境,但是我們不免還是要回到史料這種歷史研究中根本性的問題上來,原始史料的匱乏限制了學術長遠的發展。以往對于早期平面設計史的研究更多是探索性的,各門類平面設計彼此之間缺乏一個系統的對話,我們談到50~70年代的平面設計,可以想到海報、廣告、宣傳畫,但同時又能感受到史料之間的割裂性和碎片性,對不同門類作品的論述缺乏普遍聯系的視野。《首都之春》作為20世紀50年代的珍貴平面設計史料,讓我們拓寬了設計研究的史料渠道,即不只是報紙雜志、包裝裝潢等不易被珍藏、甚至難以尋找的一手資料,也不只是博物館里的藏品或檔案館里的歷史文獻,一些美術、影視作品本身也給我們提供了稀缺的史料。像《首都之春》包含一定歷史時期內人、物、景的力作,在史料價值上堪與古代的《清明上河圖》相比肩,畫中景象即是歷史的見證,是歷史的記錄,讓我們進一步考察以往研究的疏忽之處。一言以蔽之,《首都之春》彌補了此前在史料上的稀缺,也為此歷史時期的平面設計史的主流認知提供了重要的歷史依據。 

(注:作者祝帥系北京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研究員、博士生導師,北京大學現代廣告研究所所長,張萌秋系北京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博士研究生。本文系北京市社科基金重大項目“北京廣告七十年”的階段性成果,立項號17ZDA24) 

本文轉自:《經濟日報》所屬同名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如有侵權,請與http://www.1857530.live聯系刪除。

18选7第96期开奖号 宁夏11远五开奖查询 波克棋牌斗地主下载 850游戏怎么赢钱技巧 45639王中王平特一肖 北京pk拾开奖现场直播 汉游天下棋牌手机游 …? 下载最新香港6合宝典 广东11选5开奖历史 福州麻将软件有哪些 浙江体彩6十1开奖结果 分分彩是不是骗局 吉林11选五玩法介绍 天天视频麻将 2020全年资料内部 6 1体彩开奖结果浙江 免费麻将下载安装